嘿 有人想约稿吗 不要钱 cp不限 就我觉得有趣的故事 设定whatever…前提是接受我的文风 国庆之后应该能写完 我就脑子坏了来问一问 没有人的话当我没说

+

我有时会觉得我见过今晚的月亮
这个月亮是你给过我的无数个的哀愁的月亮
今日的明日的
生活的无限悲愁的总和
我不要今晚的月亮,
就像我不要今夜的梦境一样

+

(伉俪)Find him.Be him.

谨以此篇送给我的 @王景 生日快乐!

以及送给我的两位挚友,我的黎明与月光

***

接到电话前朴珍荣刚刚抵达他在首尔的家,他从信箱里拿到了林在范寄给他的信,信很厚打开来长达七页。七不算一个好数字,人们对七的误解太深。魔鬼会以七倍魔法重返人间*。

里面说林在范打算去往蒙大拿和妻子度过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朴珍荣很累,他看完后躺在沙发里,仿佛发了热病的他看到有一只野云雀从他的眼角飞过,兜兜转转地在他狭窄的容室里盘旋。你不会在别人身上找到比林在范更狂热的气质。他想。

他最先是从朋友那里知道林在范和他的妻子住在釜山,他们有能力住更好的房子,光林在范的书,每年可以从出版社领到几...

+

我的镇子被老年和疲倦占据,从我生命的一开始就是。我曾经试过把他从没有年限的沉睡中唤醒,我确实试过,在比较早以前的08年,我走过镇子上每一个巷道,摸过每一堵墙,我失败在没法把自己渺小的生命力注入到其中去。十年过去,我也变得年老和疲倦。今天我再次在酷暑中走过这座镇子,站在孱弱的桥上遥望南方几座连绵的矮青山。我的外公就葬在那里,还有我的太太,我的曾太太,他们都在那里。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去,但我曾经也想过,或许他们的魂魄其实已经去到更加遥远而自由的地方了,这样很好。福克纳在《野棕榈》里提到的“记忆要是存在于肉体之外就不再是记忆,因为它不知道自己记住的是什么;因此,当她不在了,一半的记忆也就丧失,而要是我...

+

(白嘎)今天的饭怎么样?

*公司前后辈

*双向暗恋

*HE

 #阅读注意,大概8900字。


因为lof一直说我有敏感词,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没有车也没有过激词,所以我就先放简书链接,等有时间了再改好原文放出来。

今天的饭怎么样?

7.14简书也被锁了 过两天再放上来

7.15图片链接 不行再补 我不会放弃的

8.20不放弃!
谢谢阅读。

+

诚邀大家品一品这张

+

额 关注涨了 希望可以取关 已经变成骚话小号了 偶尔写文  欢迎日心和评论 关注的话最好不要啦 过两天还要刷一下屏所以还是慎重吧谢谢各位的喜欢真的 我还会继续产出白嘎 欢迎各位一起磕cp

+

(白嘎)Move and kiss

#睡觉的学问系列
#骨科
#OOC

有过这种情况吗?你在睡不着的某个下午,躺在整张草席都在发烫的床上,脖子附近席子底下的某根稻草正在戳着你的脊梁,你的后背好像贴在火炉上而你却一动不敢动。那人的脑袋枕在你的手臂上,散落的碎发贴着你的皮肤随着风飘动让你发痒。而你却一动不敢动。他的手搭在你的胸口,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梦,身体不自觉的抽搐和握紧又松开的拳头让你发自内心的难受。你想要伸手去与他五指相扣,想让自己掌心的汗水和他的汗水相融,你想要把他的手指含进同样湿漉漉的你的嘴中,用你的温度去释放舒缓他的梦魇。而你却一动不敢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小心翼翼地挪动自己,一分一寸地靠近床头柜,指尖一点点接近柜子上的蒲...

+

(白嘎)我隔壁那家伙养了狗

#隔壁邻居
#平行世界
(存一下,等考完试应该会写吧。还有睡觉的学问那个也是。)

这下该怎么办呢?
第十四次扒下眼罩的白敬亭万念俱灰的盯着灰扑扑的单身公寓上的天花板,脑袋里混乱邪恶和中立善良的想法没有章法的碰撞。他伸手把床头柜上的闹钟转向自己——已经凌晨一点半了。可他是晚上十点就上床在狗吠声里挣扎到现在啊。他烦躁的打开手机开始翻阅各种深夜属于男人的浪漫网页,指尖不断地毫不停留的向上滑动,刷新,向上划,刷新,划,刷新…无数次之后终于被一声闷响打断。因为隔了一层隔板,所以声音听起来沉闷,但在他神经衰弱的耳朵里确实无比尖锐。听上去像是碗碟被打破的声音,鉴于这是单身公寓,所以不存在情侣吵架摔碗的戏剧性可能,...

+

生活是每一个失败的选择。

+

就是不写

+

母亲的爱人

我是个软弱的人。即使我时常装作流氓大步流星,但我明白我永远不可能如我母亲那样刚毅。我始终心里戚戚,却始终不敢不遵从她的话——不要回头,不要回来。

99年过的最后三天,我记得,非常清楚的——那是漫天的大雪,鹅毛似的要把人吞咽到地心腹地。我谈成了一笔买卖,一笔让我后悔一辈子又同时庆幸了小半辈子的交易——我卖了我母亲的花圃。母亲不同意并以死相挟,可我还是没有犹豫的抛掉了这不烫手甚至冰冷的山芋,因为母亲确实死期将至,卖花圃不过是以命续命。花圃落在离家两公里开外那天通往村外公路的苗圃里,那时候还没有柏油路,只有铺满白色石子的小道。那是个好地,倘若能等个一两年,等到经济真的好起来了,一定能赚个盆满钵满。...

+

没有产出的一年 愧对关注的各位 新的一年重新开始吧(屁话)
谢谢各位了

+

无题(其二)

他们一步步走回来的。

朴珍荣苦兮兮的盯着我的嘴唇,不敢直视我的眼睛,等着我看向他,眼神又飘忽到远处的枯树上。那里有一只饿惨了叫破天的雏鸟。
“该死的医院,还没挂上号,去了两次。”他喃喃着,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想起来他们愤怒过,但那时候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们只是在挣扎,勉强的挣扎。疼痛是不能抵抗的蝴蝶,不,是大飞蛾子,恶心的扑朔两下它们的翅膀就抖落一地名叫顽抗的粉尘。
“他这里长了个东西…”朴珍荣扬起自己的下颚又用手戳了戳自己脖子喉结下方的某个位置,试图给我说清楚王嘉尔目前的糟糕情况。
我好像懂了,好像又很模糊,皱着眉头组织着措辞,还没等我想出具体的形象,他先抢在我面前说,“是良性的,没什么问题,...

+

无题(猪尔/嘉珍)


高中的时候他有个表,那是父亲去广东打工的时候寄回来的。不常戴,几乎不戴,而是揣在胸口的兜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兜部分是衣服自带的,还有些比如冬天的校服是没有的,王嘉尔就用闲置的床单裁下一小块缝在棉袄的内侧。床单大都是花花绿绿的,所以他平时不爱把东西藏在里面,来避免必要的时候需要在大众面前拉开拉链露出难看的内衬。除了那只表。有点像外置的心脏,错开身体里的跳动频率一分一秒的工作。
表的样子很时髦,是学生爱戴的款式。王嘉尔笑嘻嘻的从他手里接过,摩挲着表带,含着嘴角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不说。
王嘉尔就快十七岁了,不可能再回去念六年级了。朴珍荣看着王嘉尔脸上酸苦的样子,他不知道说什么。他并不是虚荣的人,但确实也...

+

【猪尔】上帝的归上帝

为了证明我很喜欢 我要转到自己这里再看看(下个坑见啦)

王景:

无关真人。



有人说,福这一字可以解为在田里耕种的人抬起头一看,发现自己旁边站了一个神。


朴珍荣第一次看见这个说法时下意识地手指两下划了过去,然后捂着心口到厕所里晃了晃。


没干什么。没上厕所没洗手,就是对着镜子里看了一眼。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算是个什么毛病,只是有的时候下意识就会照照镜子,好像看过了就能清醒镇定些。



朴珍荣不是个有福的人,从来不是。


他甚至压根不希望那个东西。


怎么说呢,不是说它太大了——它确实大——但这...

+

脱饭了 江湖再见

+

橘猫的名字

BGM:一万次悲伤

*
他没有想过在这里遇见林在范。或许可以再过几年,年数多到对于那些痛苦的岁月以及记忆他可以用“几年后”一笔带过的时候,说不定他真的可以用如此那样平稳的心境面对林在范。
朴珍荣摇晃着塑料杯里啤酒露出表演似的微笑。林在范瞧见他也露出他过去习以为常的眉毛下垂到一定角度的苦涩又勉强的笑容,最后一次看见这样的林在范是在他们养的那只橘猫把牛奶倒翻在他们的乐谱继而趾高气扬地跳上阳台离家出走的时候。
他们的猫叫什么来着?
朴珍荣马上陷入困顿的回忆,看着林在范向他走来他想是不是该到了两个人找片草地肩并着肩坐下来看着烟花喝着雪花啤回忆过去的环节了。于是再次产生了想要逃跑的念头。
但他还是没有。
因为他是...

+

飞思(伉俪)

*face
*ABO
*单亲大林爸爸X育儿师小朴

我们的出生伴随着疼痛,但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伴随着过于新鲜的空气进入鼻腔引起的第一次呛咳为父母带去的喜悦是我们第一次为他人带去的快乐。

不是件容易事,真不是件容易事。
林在范转转脖子疏松紧张的筋骨,看着在商场狂奔兴奋的大叫的儿子万般疲倦。想着几个小时就不该心软答应儿子陪他出来找朴珍荣,现在人没找到只好在商场里瞎逛。
就应该把他交给他妈妈。
心里赌气的这么想,脑海里掠过前妻的面孔他又开始心烦意乱。孩子还不懂事不懂得什么叫做离别加之他妈妈会每个礼拜来看他,不会每天吵着要妈妈。但是,林在范作为一个多情的成年人,看着孩子无忧的快乐面相,心里还是郁闷压抑...

+

背包的人(伉俪)

*背的是生来的重负却成不了好人。

*

朴珍荣一个人在西湖边上呆着,本来想点支香烟,但抬头看见人来人往的,周边还都是情侣又只好缩回掏裆的手。

坐在那里朴珍荣突然想起林在范说的一句话.“倘若我不是你在这里至亲的人了,那我便离开不在你身边呆着了。”

脑子变得混沌的起来,那时候听见这么说的时候只是觉得愤怒现在却觉得非常困惑,“最亲密的一直是你呀,直到你离开我之后也一直是你。”

林在范只是太没有安全感,出生前包裹着的蛋清还有碳酸钙的鸡蛋壳一经脱落就从睁眼的头一秒开始恐慌。所以需要他的一次次承诺——
“最重要的是你”“没有人可以替代你”如此云云。其实不是,只是一方的恐惧感染到另一方而被迫的顺从。林在...

+

美丽而愚蠢

*说是故事倒不如是一份认罪书。

*灵感来自 @王景 的《老师》 。

*OOC

 

我们身上没什么优点,除了长得好看。

我们身上都是缺点,最招摇的是愚蠢。

 

 

 

*

#王嘉尔的告白

我不断在剖析自己的个性,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善解人意,是否是一位合格的朋友。从有羞耻心开始,我把做过的每一件事在脑海里倒退回放,企图从中勾勒出我精神的面貌轮廓。到最后还是失败的,远不如和我呆了三个月的一位朋友给予我的五字评价。

「美但是蠢。」

 

我头一次认识到朴珍荣的时候,是在高一下的学期末。赶着分班...

+

哑巴山(猪尔)

#哑巴猪x骗子嘉
#乡村爱情故事…………
#朴珍荣中心

*
朴家的小孩自小不会说话。

大家都这么说,其实也不是自小,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不常说话了,大人们死命也掰不开他的嘴,时间久了,流言传来传去他就好像自打出生就是个哑巴。

朴珍荣不是不会说话,他能说话,不仅能还能唱歌。而且他的歌声比黄鹂鸟的叫唤还要来的悦耳。

不过这是王嘉尔说的,但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因为除了他没有听过朴珍荣说话,更别说唱歌了。久而久之,人们都说王嘉尔是个骗子,也打小是个骗子。

当然王嘉尔家里不是骗子出生的,他家是替人放羊的。有空下了课就挥着鞭子赶着羊去了。

头一次遇见不会说话的朴珍荣也是赶着羊群遇见的。王嘉尔的...

+

今天是亲亲啊(白嘎)

#依旧骨科

#01

王嘉尔上了高中就因为长相开始受欢迎,反响超过了白敬亭的预期。通常看起来背着的书包,看起来鼓囊其实打开来就是情书和糖果。
“你这些吃的完吗?”有一次白敬亭又是替他拎包,沉甸甸的打开来塞满了粉红蓝绿的情书还有就是各式的水果软糖和巧克力。
王嘉尔从里面掏出一颗来,打开来不是自己吃而是放在白敬亭的嘴边,蹭蹭那人的嘴唇,笑得顽皮。白敬亭两手拎着书包,任由他摆布,吃下一颗软糖,紧接着就是酒心巧克力,王嘉尔立志要让他尝遍不同种类不同口味的糖果,以至于高中没毕业,白敬亭就长了三颗蛀牙。
白敬亭高三之后,下午放学加了晚自修,得学到天黑。王嘉尔还是高一,打了铃就可以回家了。可人家偏不,等所有人都...

+

睡觉的学问 (白嘎)


肉肉的擦边球在后面(#03)

#德国骨科

#01

他今天和室友去外面游荡,在市中心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突然想起王嘉尔。等待着红灯变绿,脑子里一笔一划的勾勒出王嘉尔的脸,他问自己,王嘉尔现在能在干嘛呢?
运动?学习?睡觉?还是和他一样在想他。
室友很不开心,抱怨院里的作业太多,连晚上的夜宵都要取消。因此他们打算游荡当门禁就回去赶作业。室友的丧气很快就传染给了他,不过好在他和王嘉尔相处太久了,性子里头乐观的成分太多了,所以只是觉得疲惫。
不过也因此更加想念王嘉尔了,他想和王嘉尔一起睡觉。他怀念每个环住王嘉尔的腰,呼吸洒在男孩脖颈上,陷入安稳睡眠的夜晚。比起现在冷气逼人的夜晚要温暖太多了。
“老白!”室友...

+

关于睡觉/睡觉的学问(白嘎)


#德国骨科

他正躺床上玩游戏,王嘉尔洗完澡进来了。身子还在发育阶段没有张开,没有了睡衣就套上了他的老头衫,松松垮垮露出细白的嫩肉。
“哥,让让。”说着王嘉尔拍拍他的小腿往旁边挪一挪。
白敬亭瞅了他一眼抬腿让开了,王嘉尔说着就钻进床单里,又从床的另一头钻出来,把头枕在兄长的手臂上。
他的头不重,但是对于正在专心打游戏的白敬亭非常碍事。白敬亭只好侧过身,收紧对方和自己之间的距离,把王嘉尔的头埋进胸口,方便自己打游戏。
“哥…闷……”王嘉尔拍打他的肩头却又不敢真的把他推开。
“嗯,等等,等打完这局。”他这么敷衍。
可是王嘉尔受不了,猛的从对方的胸和手臂之间钻出来,横在手机屏幕和白敬亭之间。
看着脸涨红的王嘉尔,...

+

王子和狐狸(白嘎/嘎白)

#01

高三下了学,已经九点多了,打着自行车的车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他一人背了两个人的书包,走在后面看着王嘉尔推车的背影。

王嘉尔说今天打篮球把脚给扭了,走路一瘸一拐。

他才不信。

“王嘉尔。”他叫了一声,王嘉尔怕是听出了里面的严厉,突然想起来那人是自己的哥哥,一下子紧张的不行。机械地回过头去,想要看看白敬亭的脸色,却发现路灯底下那人的脸就像是附上了一层雾,模糊不清。他突然想起来那么一句话,「 满天的星, 只使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

这时候白敬亭已经走到他跟前,王嘉尔迫不得已直视他的眼睛。里面温柔的流淌着溪水,皱着的眉头又扭断了不安的山壑。

白...

+

如果要哭的话(猪尔)

他俩的现在的关系有点不尴不尬。两人住在一个出租屋里,时差两边倒,一个早上起来上课一个刚刚从夜店回来倒头睡下。每天靠互相留冰箱贴上的纸条交流。
「早餐做了你的,留在桌上。」
王嘉尔起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从厨房敞开的窗户看天已经烧红。
他看着冰箱上的纸条又回头瞅了瞅身后饭桌上冷到硬掉的吐司。觉得索然无趣,好像自己所有一切的挑衅报复被朴珍荣轻而易举的化整为零,无论是多大事到了新的早晨就又是风平浪静的模样。这更让他生气,看上去作恶多端的都是自己,吃亏忍让的永远是朴珍荣。
朴珍荣真的很大度,一贯坚持床头打架床尾和。不管他喝的多醉,吐的满地都是,随便扒光朴珍荣在客厅 一通乱干,那人都自已承受,好像吃了委屈苦也可以...

+

段子

——————————————

前两天我回去的时候看了一眼隔壁的空房间,里面摆着一直没用的电视机。

我问朴珍荣为什么把电视机摆在客房里,原来不是在杂物间里吗?

朴珍荣听了用哭笑不得的表情回答我,「之前王嘉尔说要和我分家。」然后用这个表情看向在客厅看电视的王嘉尔。

朴珍荣说如果我不喜欢的话可以让王嘉尔帮我把它搬回杂物间。我同意了。

王嘉尔脱掉鞋准备上楼帮我抬,拖鞋的间隙我靠在墙边假装漫不经心的问他为什么想分家。

他说,「翻脸了。」一边说一边气呼呼的甩掉挂在脚后跟的鞋子。

“那为什么又不分了?”

「又翻脸了。」他头也不回的上了楼,似乎不乐意谈及这个问题。

朴珍荣刚洗完碗走出...

+

玉与肉(猪尔)

*BE慎点
*渣荣
写砸了,真·慎点

张爱玲《异乡记》里的一句,“使我想起一种蜜饯乳鼠,封在蜜里的,小眼睛闭成一线,笑迷迷的很快乐的脸相。”

朴珍荣的家乡话里玉的发音和肉一样。
玉带着情色来自肉体,融在肉体。
肉是柔软的玉,化作有温度的实体,又是包住诡谲心灵的软壳。

*
他让王嘉尔骑车带他去看钱塘江。
王嘉尔答应了。
傍晚了,潮水很大,风更大,没什么人愿意在附近走动,只有他俩。一个大跨步的向前走,一个推着车慢吞慢吞地跟着。一前一后,路灯底下影子拖得老长。不知道走到哪里的时候,朴珍荣突然回过身来,对王嘉尔说,「帮我拍一张吧。」
王嘉尔楞了一下,随后提起自行车的后座,踢下脚撑。
“相机在包里。”...

+

我的爱人是只猫(猪尔)


*
-我劝过他,从我的假装温情里脱离出去。我告诉过他,我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好。我婉言过他,我不爱他了。
他像只狡猾的猫,从我用谎话编织的网里挣脱出去。

*
王嘉尔说:“我幻想过和命中注定相遇时的情景与可能性。可当我真的见到朴珍荣的时候,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眼睛对上我的眼睛,我就觉得我们已经发生并且经历过很多事了。”
王嘉尔起初说喜欢他的时候。是大二的思修课,朴珍荣困了趴在桌子上,手臂围成一个圈把脑袋围在里面。
王嘉尔支着脑袋,倾斜的视线里他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摸摸毛茸茸的脑袋,他用以为只有自己听的到的声音自言自语,他说“喜欢啊,喜欢你。”朴珍荣哼哼唧唧的扭过头去,吓得王嘉尔收回手去。他伸长脖子确认朴珍荣还是...

+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