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我和妹妹穿过那扇狭小的门,挂壁电扇发出沙沙的噪音,楼下的闹腾在这里显得可怜卑鄙。孱弱的女人的身边放着她新生的孩子,她问我们是不是愿意抱她。我们左右推脱,但还是说了是的。妹妹抱起婴儿,女人说这是用纯洁的灵魂祝福孩子的未来,那个孩子未来一定一片光明。我们都没有笑,空气里沉重滞后的热气停止流动,连同我们的时间一起停在那个午后。我们即将走向光明大道却全然无知,青年成了老人,老人做了一把又一把秋千把自己荡向童年。我们要死了又马上活过来,我在死亡的悬崖醒过来,我坠不下去,因为我已在深渊底部,再往下是连撒旦也不想去的地方。

“我死后,怜悯我的人将把我抛过栏杆,我的坟墓将是深不可测的太空,我的遗体将坠落很多年,在我坠落引起的风中溶解、腐烂,这个过程将没有尽头。”


评论
热度(3)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