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转归(三)

啊…(哭泣)真的太好看了,抱太太大腿
青涩的谦简直让人心痒痒:-O
(ps.第四棒再议,给我们一点时间)

浦兆:

联文!沉迷联文不务正业!


前文:


(一) (二)






(三)




金有谦。王嘉尔想,心里模模糊糊一种熟悉,其实不大记得了。


林在范总骂他傻,他是不是傻尚且不论,不记事是真的。他的眼仁是一对很浅的瓢,总有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地晃,喜怒哀乐是他养在瓢里的鱼(瓢居然也能网鱼),细细小小一尾,登场时很鲜活、消逝时很迅速。


悲苦溺不死他,欢愉留不住他,天生是追逐什么东西跑的命。比如他追着林在范跑,追着去摸他后颈刚长出来的、扎人的碎发。新生的头发细软,拉烫过的头发枯糙,林在范头上只有这一处这样支楞、这样扎手。只有少年才长这样硬的头发。


林在范非常讨厌别人说他年少、说他青涩——这些词只有他拿来说王嘉尔的份。他不知道王嘉尔心里想什么才由着他。王嘉尔招他属于日经,他心情好就由着,烦了就打。


如今他烦了,指腹抽在他手背上,不误伤自己,“你是不是手贱?”


“哇——你怎么打人?”王嘉尔缩开手,他藏着小祸心,装不进眼里,模样仍是无辜,“摸着有点蜇人,就……怪有趣的。”


 “有什么趣,刮了胡子之后自己摸自己去,哦……” 林在范不以为意地吊一下嘴角,“忘了你乳毛都没褪干净还不长胡子,那你阴……”


王嘉尔“哐”一下踩他脚上。


“滚你的!”


“那我滚了?”


林在范对这王嘉尔说这种话,眉眼依旧是冷傲的。他有一个叼烟的习惯,笑的时候嘴唇不怎么咬合,气流从唇齿漏出来,是一个冷嘲的尾音。


王嘉尔认怂,“你别滚。”


他边认怂边作,还去摸他后脑勺。林在范这回放任他了。


 


王嘉尔放完行李就去找林在范,回来的时候寝室里空落落地开着灯,对床已经放了东西。大包小包拘谨地搁在床角。


王嘉尔坐在桌子前面等,没等一会门被打开,是个胡杨一般的少年。


真的少年,和林在范不经意的破绽不同,他的青涩暴露在每一处,那样硬、那样孤直、却又那样堪折。


王嘉尔自来熟,有他在的场合多半不会尴尬,而他看见金有谦站门口就有祸心——提着个热水瓶,宽松的T恤里戳一根笔直的脊梁,愣是不会弯一弯——他多久没见过这么纯粹的愣头青了?


他刻意晾他,他和林在范出去吃饭免不得要沾林在范的味道——盖着烟味的薄荷——比平时要冷,能把他一暖壶水晾凉。


金有谦愣一愣,走进来把暖瓶放好,向他伸手——


王嘉尔看他一眼,是觉得有点好笑了:什么年代了,这小孩居然首先想着握手。


他伸手前把指尖上的水在自己衣角上掐干净了,忐忑和拘谨在眼里压得不深,虎口处有一块被热水烫过的、泛红的皮。


王嘉尔不想玩他了,心里恍然地想:林在范是不是也用这种眼光看我呢?


于是笑起来,是一贯讨人喜欢的模样看,抢他的话,也抢他的手,四指从虎口上让开,安定地跻身于掌心。他用会让人受宠若惊的力度和坚定同他握手,果不其然的,被握住的手纤细而坚硬,也只有少年才长这样硬的骨头。


“你好,我叫王嘉尔,你可以叫我Jackson或者嘉嘉,嗯……不过你比我小吧?能叫个哥就最好了。”


金有谦又愣一下,飞快地眨两下眼睛,乖乖地喊:“哥。我……”


“金有谦。”王嘉尔指一下他的床,“我看过你的名字了。”他不提他第一次看他的名字在更早之前。


此时王嘉尔仍没把金有谦和他替bambam收下的那封信联系在一次,他自己都忘了把那封信收哪了。这件事因为另一个当事人行踪不明,暂时无关紧要。唯一紧要的是王嘉尔因为这一丝印象,对金有谦十分、非常地——感兴趣。


少有人架得住他的兴趣——得林在范那样百邪不侵的才行,金有谦这么直这么拗、道行这么浅的,会被王嘉尔牵连至死。


 


此时金有谦并不知道后来会发生的一切,他能藏得住忐忑却藏不住开心,是一种年轻的特性,可以承受恶意,面对善意却轻易溃不成军。他被人握一握手都能开心起来,指尖距心最远端都是暖的,稍微碰到着王嘉尔的手心也像跟他交过心了,喊起哥来那叫一个甜的。


“那——哥吃过饭了吗?”


“嗯?你问我啊,我吃过了啊。”


“哦。”金有谦应一声,讲,“我还没吃的。”


他不再撑一副青涩的傲骨的时候,看着就像个小孩。王嘉尔有点想到bambam——离真相又进了一步——都是喜欢装成熟的小屁孩。讲话时不屑用撒娇的语气,却总有些撒娇的意味。


王嘉尔服了他了,问:“那去吃啊?我转专业留一级才的读大一,这校区我混一年了,随便带飞你。”


金有谦睁大了眼睛,“转专业?”


转专业是需要魄力的,金有谦的语调是佩服的意思。王嘉尔没好意思告诉他自己是追男人来了,不是心怀梦想不肯屈就——虽然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种不肯屈就。


略过这个不谈,王嘉尔冲金有谦勾一下手,“那走吧。”





评论(1)
热度(54)
  1. 安定浦兆 转载了此文字
    啊…(哭泣)真的太好看了,抱太太大腿青涩的谦简直让人心痒痒:-O(ps.第四棒再议,给我们一点时间)...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