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暧昧(猪尔)

“我非常非常非常讨厌你,而且永远不会喜欢上你。”他说这话的时候无比认真,揪着朴珍荣的衣领,垫高了脚尖来和对方平视。
有些人就是这样,带着开天辟地的巨大声响出现,告诉所有人“我来了”,然后瞥你一眼向全世界宣布“我最不喜欢这家伙了”。王嘉尔应该可以算这一号人物里的number one了。
他生来坦荡,喜欢是喜欢,讨厌是讨厌,感情所有的事都顺的自然。不像朴珍荣,扭扭曲曲的憋着不说,万事都往喉咙里咽,想着什么时候把所有事情烂在自个儿的黑洞里。
王嘉尔刚来练习室的时候,对所有人都笑,包括朴珍荣。但是后来就不一样了,朴珍荣被区别对待开来。要是一个新人问起王嘉尔的事,大部分的人都会说,“jackson?他这人挺好的,很好相处来着。不过别和他提朴珍荣,他可能会揍你。”
真有这么讨厌?新人问。
“那可不,凑在一起大眼瞪小眼,鼻子挨鼻子恨不得扭在一起。”
其实哪有这么夸张。至少现在王嘉尔还能心平气和的结果朴珍荣递过来的咖啡。
“你干嘛?突然请我。”拿人手软,吃人嘴软。语气还是假装强行的,面子可不能丢。
“没干嘛啊。”朴珍荣无所谓的耸耸肩。
王嘉尔还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嘴里却已经含进了吸管,一溜一溜的。其实朴珍荣还真没什么意思,只是突然想起两人感情还好那会儿两人常常为了请客吵嘴,自己也常拿王嘉尔不请客说事。想着想着手里已经多拿了一杯咖啡,索性专门来送给王嘉尔。
其实传言归传言,朴珍荣一点都不讨厌王嘉尔。相反的,还是喜欢王嘉尔的。比如,王嘉尔喝饮料的样子很可爱,或者王嘉尔练习时候的样子很吸引他再比如王嘉尔生气时候的样子实在看不厌。朴珍荣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真的讨厌自己,他热衷于满足自己内心的想法,那就是惹怒甚至弄哭王嘉尔。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危险,不过隔着一层肚皮谁知道他在琢磨什么呢。
传言以及不着边际的谣言还是有一定的依据的。因为他俩闹翻的一次是万人围观的。王嘉尔当着所有人的面揍了朴珍荣一拳,用手背上骨头最突出的地方。
原本的可乐还攥在手里,里面的液体连带着气泡从瓶口飞出来,倒在大理石的地上,死状惨烈又恶心。那本来是他买给王嘉尔喝的。
让朴珍荣难受的不是手上黏腻沾手的汽水,也不是自己被糟蹋的心意,更不是自己被胖揍的事实,而是王嘉尔含蓄悬着的眼泪。左右两边两颗巨大晶莹剔透的眼泪水就挂在眼眶外面,只有朴珍荣看得见。
王嘉尔觉得羞耻,脸红到耳根子,用中文骂了句操你妈的。在场听懂的中国人就真觉得他们真真切切的闹翻了。
其实在朴珍荣看来也没什么,那一次的失误全怪自己没忍住,啵了王嘉尔的嘴一下。那也是朴珍荣的初吻,没想到带着一股子碳酸味儿还挨了对方一拳头。这样也好,以后喝饮料了或者被揍了就都能想起和王嘉尔啵啵的味道了,他这么安慰自己。
王嘉尔就没这么乐观了。被啵的是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心接过对方的汽水就被猝不及防的亲了,搁谁谁不急。
王嘉尔也没传闻中那么讨厌朴珍荣。(所以说传闻都是骗人的。)朴珍荣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激怒他,他也知道朴珍荣是故意的,也就因为如此,他就更加容易生气。他只是不明白朴珍荣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惹怒他,谁都知道他王嘉尔是个对谁都热情如火的人,可唯独对朴珍荣没了耐心。
不过没关系,王嘉尔不用明白也不用烦恼这些。朴珍荣清楚就好。
他们之间原本只差一层网纱,只需要有朴珍荣来戳破就好了。虽然不应该是以那样仓促的方式开始的。
“jackson你有多讨厌我?”他打算趁热打铁,在两个人心情还算不错的时候打打游击战。
咖啡已经快见底了,王嘉尔忍住一个饱嗝,“很讨厌,比宇宙爆炸还恐怖。”
朴珍荣笑的褶子往外蹦。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jackson的啊。这杯咖啡算我的赔礼道歉怎么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朴珍荣心里还是在默默祈祷王嘉尔说不。
“不。”对方也斩钉截铁。
朴珍荣发自内心的笑。

刚开始喜欢王嘉尔的时候,朴珍荣还很有风度的忍着。
王嘉尔勾住他的肩膀,在他的耳朵边上,“王狗朴狗。”伸出舌头,潮湿的热气喷在耳廓上。他尴尬的笑笑,眯着眼睛偷瞄一无所知的王嘉尔,忍住了想用大拇指指腹按住对方舌苔然后细细搓揉的冲动。
后来知道了,风度就是狗屁。
不做以后迟早会有人代替自己做的。明白这个后,朴珍荣比悟出人生哲理还激动。
但无论是冲动还是蓄谋已久,都是需要勇气的。当初的勇气掩藏在风度的外衣下,尚有理由忍让,如今悟出真理没有理由退缩了。他需要大脑断弦的一瞬间。
来的突然的不仅仅是爱情,更多的是意外。
嘴唇覆上嘴唇的一瞬间,除了牙齿碰撞的剧烈的疼痛和呛在喉咙里的气泡,朴珍荣什么也感觉不到。
他的初吻来的突然,走的失败。

虽然知道他给自己买咖啡肯定是心怀不轨,但是依旧没想到朴珍荣能自己问出这么尴尬的问题。
“可我想和你做回朋友。”朴珍荣说。
“现在挺好的。”
王嘉尔不是说不想和朴珍荣做朋友,毕竟啵啵是板上钉钉的事,身边放个啵过自己的同性朋友,他还是有点不自在。
“那不做朋友了。jackson你喜欢我吗?”看吧,连说这种话的时候,朴珍荣都一脸讲笑话时的轻松。
王嘉尔没忍住,甩掉手里的空瓶子,把人按在墙上,“我非常非常非常讨厌你,而且永远不会喜欢上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是胀红的,他有些忐忑,为自己还不清楚的莫名情愫忐忑不安。那人就明明明白的现在自己面前,可自己仍旧对他的想法不清不楚,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激怒自己。更让他害怕的是,自己对这些挑衅的话语没有心理上的暴怒,反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心痒痒的感觉。
大概是“喜欢”这个词太过于暧昧了。让他脸红。

他摔下一句“你别埋汰我了”,离开了。
朴珍荣没听懂,但还是觉得有趣。回味着王嘉尔的表情,又有点伤心,明明自己这么明显,可单单那人那么固执又单细胞。
他想说什么,可惜没人听啊。最后还是把难过的话放回嘴里,自个儿咀嚼一下,嚼碎了拧巴拧巴再吞回肚子里,难受的话沿着弯弯曲曲的肠子一路曲折地消化在自己身体了。说白了,他自己的苦永远只是他自己一个人偷摸着尝。
——————————
依旧对自己写的东西毫无头绪。
但是最近太喜欢猪尔了,写点还是写点吧,毕竟睡不着。

评论(17)
热度(48)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