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王子和狐狸(白嘎/嘎白)

#01

高三下了学,已经九点多了,打着自行车的车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他一人背了两个人的书包,走在后面看着王嘉尔推车的背影。

王嘉尔说今天打篮球把脚给扭了,走路一瘸一拐。

他才不信。

“王嘉尔。”他叫了一声,王嘉尔怕是听出了里面的严厉,突然想起来那人是自己的哥哥,一下子紧张的不行。机械地回过头去,想要看看白敬亭的脸色,却发现路灯底下那人的脸就像是附上了一层雾,模糊不清。他突然想起来那么一句话,「 满天的星, 只使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

这时候白敬亭已经走到他跟前,王嘉尔迫不得已直视他的眼睛。里面温柔的流淌着溪水,皱着的眉头又扭断了不安的山壑。

白敬亭用手摸摸他脸上还未完全褪去的淤青,哑着嗓子说,“下次打篮球叫上我,别再摔着了。”

王嘉尔一下子就明白了,白敬亭怕是早就知道自己打架的事了。不过,知道有什么办法呢,白敬亭就算是有再大的力量也不能保全他时时刻刻不受伤害。

同龄人的较量总是很幼稚,有时王嘉尔实在想不通对他拳脚相加的人究竟是生活不如意还是单纯的乐趣。后来很久以后白敬亭告诉他,「他们只不过是在怕你,因为你的不完整太特别,特别到让人不安。」

那天晚上白敬亭陪着一瘸一拐的他走了一个小时才到家,躺在床上王嘉尔看着那人老头衫下面隐隐约约的因为书太沉而留下的书包带的红印。王嘉尔从来不是个坚强的人,被白敬亭藏在羽翼下面保护惯了,脆弱的不行。他揉揉发红的眼圈,暗自发誓,要保护自己,保护白敬亭。

躺在一旁的白敬亭以为王嘉尔又在哭了,翻过身来拉上两人的被子,紧紧裹在一起。

两个人一起,一天就算是凑合过去了。

 

#02

他十三岁还和王嘉尔一起睡。那时候王嘉尔也还在念小五,不怎么运动,躺在一起他用腿抵着王嘉尔的大腿,肉肉的质感在冬天很舒服。

王嘉尔在学校平时不怎么说话,安静乖巧的坐在座位上,活动范围仅限在孙悟空画下的圆圈里。孙悟空就是他,因为他告诫王嘉尔,要安安分分的不引人注目。

可还是出事了。

白敬亭那时候已经上初一了,下学的时间和王嘉尔错开,没有办法再去接他一起回家了。又是留堂的一个下午,他瞅瞅手表已经三点半了,王嘉尔铁定已经回家了,时间不尴不尬,他决定约人打篮球。

篮球打到一半突然冲来班里的女生,一边跑一边惊声尖叫,不知道哪里来的不祥预感还是只是被那女生吓得,他出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女生很快越跑越近了,尖叫声慢慢变得清晰,白敬亭终于听清了那让他恐怖了一辈子的话。

「白敬亭!你弟和人打架,出了好多血!」

仿佛那血是从她身上流出来的一部分,叫声哭声无比凄厉。

他吓得一个哆嗦,脑子不知道是清醒还是糊涂,球从手里滑落。

「啪嗒,啪嗒…」钢筋水泥像初春的鸟叫,没完没了,要人命。反应了两秒,恐惧伤心愤怒在心里轮流过了一遍。他冲了出去。

小学部的三楼的走廊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老师大概还在路上。围成圈起哄的小学生还在叽叽喳喳,有的看到血已经吓坏了,捂着眼睛甚至哭出来,有的人站在后面看不到好戏似得使劲跳高。白敬亭一把推开看热闹的人群,他已经比小五的孩子好了一个个头了,气势汹汹的样子让不少人畏惧也都纷纷退开。

随着人群的慢慢退开,王嘉尔的背影也看见了。

他只是有点微胖,校服裤子来不及更新换代有点绷。坐在地上,用手捂住受伤的小臂。凶器被扔在一旁,动手的孩子已经吓傻了一边哭一边胡言乱语,白敬亭听见他说是王嘉尔逼他的。

听着气不打一处来,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准备揍人,他太生气了,脑子里只有把对方揍个半死的念头。却被王嘉尔扯住裤脚,他的手上都是血,白敬亭的白裤子也不免沾上一个血手印。

白敬亭更生气了,大喊王嘉尔白痴,快放手之类的,不过王嘉尔不听,咬着下嘴唇到泛白发紫都不肯放手。白敬亭最后只好作罢。不过这件事之后很久他俩都长大了的时候,两个人躺在一起说话,白敬亭坦白说那时候,那时候还好是有王嘉尔拉住自己,不然自己那样冲的脾气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王嘉尔也笑呵呵的说,

「哥你没我可不行。」

可惜那时候的白敬亭不懂这些,不能揍人出气,他看着王嘉尔小臂上正在不断淌血的伤口,只觉得鼻头酸酸的,跟被打了似的。他就冲王嘉尔吼,“叫你别去招惹别人,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王嘉尔被吼懵了,直到被老师拉起来送去医院的时候眼泪才迟钝地就出来。他能懂什么,只怪自己不争气不听话,在上车去医院之前扒拉着车窗往外看,白敬亭还杵在人群中间,高高的个头显得特别突兀。还好当时王嘉尔往那儿看了,瞅见了白敬亭和他一样迟迟的从眼眶里流下来的两行清泪。

多年后的王嘉尔躺在床上看着白敬亭想着或许就是白敬亭那么几滴眼泪才让他成为现在的他,而不是以至于成为一个暴躁仇恨白敬亭的混蛋。

可惜那个时候的王嘉尔能懂这些?

车子越开越远,王嘉尔坐在里面,眼泪越流越多,好在伤口不疼了,他才有念头可以想,白敬亭流出来的眼泪应该和自己的是一个味道。

 

 

 

#03

白敬亭这段时间老是做噩梦的。

梦里什么乱七八糟的醒来倒是一干二净,就是挣扎着醒过来之后摸摸身边的位置,冰冷空荡的更让他害怕。

他过了今夜就二十了,也该是去大学的年纪。王嘉尔也已经念高三,过不了多久就要高考了。两人早不在一起睡了。

其实白敬亭早就该屈服,就凭他俩这样的年纪,不是谁赖谁的时候了。但是他就是不死心,每每做完梦,失望于身边的冷清。他就摸索着下床,推开王嘉尔房间的门。高三生每天都要学习到深夜,他去的时候刚刚躺下。白敬亭摸索着床沿钻了进去,指尖触碰到柔软的肉体发现是那人的腰,就轻轻环住躺下了。

王嘉尔自然没睡,起初的第一天,他又惊又喜,扭捏的想要解开白敬亭扣住的双手,打不开,只好轻声抱怨叫一声哥,听起来却像是女孩的娇嗔,更让他红了脸颊。后来,后来王嘉尔也习惯了,每每学习到十一点,关了灯安静的爬上床等待白敬亭的到来。

 

 

「假如你经常四点到来,我从三点起就会开始觉得快乐。」

 

 

#04

“我们这样不大正常。”

 

白敬亭用牙齿轻轻地在王嘉尔的肩膀的肉上啃食,舌头舔过一小寸肌肤,尝到淡淡的咸味。

他听见王嘉尔这么说就停了下来。那人背对着侧躺,头枕在白敬亭的胳膊上。

王嘉尔长大了不少,高中的时候跟着白敬亭去打篮球,个子涨了不少。虽然还是没有白敬亭高,但是体格壮了不少,手臂上都有微微隆起的肌肉。好在白敬亭的手臂长而细,否则不容易围住他。

他用被枕着的手抚摸王嘉尔的头,指尖梳理那人的头发,滑过柔软的发尾,激得王嘉尔轻微地颤抖,这一颤抖都被他捕捉到了,所以将王嘉尔抱的更加紧些。

「没事呢,有哥在。」

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激到了他,王嘉尔翻过身来把头埋在白敬亭的胸前。他穿着凉快的老头衫,那人的鼻尖冰冰凉凉,抵着他的胸口。没过一会儿,王嘉尔呜呜咽咽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发疯似得隔着衬衫亲吻撕咬他的胸口。

他觉得疼死了,可不是胸口的肉疼,是更加隐秘的地方。继父和母亲就在隔壁的房间熟睡,他紧紧环抱着王嘉尔,尽量不让弟弟的哭声外泄。

白敬亭能有什么办法,他再大,做多久王嘉尔的哥哥,也不过二十出头。满脑子情啊爱啊,倒不是冲昏头脑而是被束缚的举步维艰。他也害怕,他也愁,但是比起王嘉尔的存在,其他也算不上什么了。

 

-TBC-

评论(1)
热度(85)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