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睡觉的学问 (白嘎)


肉肉的擦边球在后面(#03)

#德国骨科

#01

他今天和室友去外面游荡,在市中心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突然想起王嘉尔。等待着红灯变绿,脑子里一笔一划的勾勒出王嘉尔的脸,他问自己,王嘉尔现在能在干嘛呢?
运动?学习?睡觉?还是和他一样在想他。
室友很不开心,抱怨院里的作业太多,连晚上的夜宵都要取消。因此他们打算游荡当门禁就回去赶作业。室友的丧气很快就传染给了他,不过好在他和王嘉尔相处太久了,性子里头乐观的成分太多了,所以只是觉得疲惫。
不过也因此更加想念王嘉尔了,他想和王嘉尔一起睡觉。他怀念每个环住王嘉尔的腰,呼吸洒在男孩脖颈上,陷入安稳睡眠的夜晚。比起现在冷气逼人的夜晚要温暖太多了。
“老白!”室友喊了他一声把他拉回现实里,幻想浓雾里棉花做的床上的王嘉尔暂时消失了。
红灯变绿了,他决定暂时不去想王嘉尔。

#02
这个周末室友都回家了,他一个人躲在寝室。继父打电话过来说,王嘉尔要来。他一个鲤鱼打挺的起身,忙着收拾东西。
结果从白天等到日落,王嘉尔还是没来。他以为是不回来了,就锁了寝室的门独自一人去跑步了。跑到天彻底黑了,他擦擦脑门上的汗,拿出手机准备看看时间。却发现了好几通未接电话,而且都来自一个号码。
是王嘉尔的。
他隐隐感叹不好,飞奔地跑回寝室。果不其然,王嘉尔正背着包蹲在门口。
他穿着夏季过膝的运动裤,身上套着白t,还有熟悉的运动棉袜,从好几米开外白敬亭就闻到了他浓郁的少年气息。
天黑了,温度也连着降了好几度。白敬亭刚跑完步正还是满头大汗,可是王嘉尔已经在冷清清的宿舍走廊里等了一个多小时,楼道里四面通风,冷风从不同的地方灌进来,连白敬亭都吹起了一胳膊的鸡皮。
他走到王嘉尔跟前,拍拍男孩的肩膀,轻声说道,“我来迟了。”
王嘉尔显然是不高兴了,可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默默自个儿站起来,让出位置让他开门。
白敬亭开了门锁,推着门进去了,王嘉尔跟在后面。
“那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吧,我给你烧点水,等会儿吃点板蓝根。”
王嘉尔闷头闷脑的照做了,扔下背包自顾自的在白敬亭面前脱衣服。先是球鞋,然后是运动短裤。白t很长,盖住了屁股,王嘉尔故意抬头看了一眼白敬亭,看着他不好意思的样子又一点一点慢条斯理地脱下袜子。
白敬亭干咳一声,转身去烧水。

听见浴室里有了淅淅沥沥的水声,白敬亭环顾四周发现王嘉尔扔在地上连同换下的衣服的背包。他捡起来,发现除了手机就是换洗的衣服。
这家伙没有拿衣服就进去了。
白敬亭摇了摇头,拿起衣服准备给他送去。可是走到浴室门口又犹豫不知道怎么说。结果还没等张嘴,里面就叫人了。
“哥…我衣服没拿…”
外面的白敬亭隔着门板喊,“你开门。”
他以为王嘉尔只会开一条缝让他把衣服递进去,结果男孩却城门打开,要不是浴室雾气重早就看光了。
门打开了少年因为热气而白里透红的面庞就显露了出来,他不着痕迹的略过不该看的把眼神定格在王嘉尔的脸上。盯着他粉嫩的嘴唇发呆,一时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哥,衣服。”王嘉尔提醒了他。
这时候才想起来要干什么的自己,连忙把衣服塞进他的怀里。

他刚泡了一杯板蓝根,王嘉尔就出来了。头发没有擦干,还在往下滴水。
他真像是水做的一样,那水好像不是来自外界而是王嘉尔本身,从他身上掉落,随之王嘉尔的脸开始从潮红转为正常的粉红。
“把这喝了。”白敬亭说。
白敬亭以前就老逼他喝乱七八糟的药,王嘉尔也不管,一贯也都乱七八糟的吞下。
其实王嘉尔在白敬亭面前一直是个多话的人,一个人唱独角戏都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可现在老是低头不说话了,让白敬亭害怕得紧。
他靠近王嘉尔,在还有一拳的距离时候,大手搂住王嘉尔的腰把他拉向自己,然后用额头抵住王嘉尔的额头。试探着对方的温度。
“怎么着儿,难过吗?”
王嘉尔气早就消了,可惜太无聊就像看看他对自己百般好百般撒娇的样子,光这样哪够啊。他推开白敬亭,说了句我好困哥也赶紧洗洗睡吧,然后兀自就爬上对方的床。

#03
上了床王嘉尔还在闹变扭。白敬亭干脆压了上去,手臂固定住他的头,把脑袋搁在他的颈窝里磨蹭,一会儿又贴着他的耳际嘀咕,“这位爷要生气到什么时候呀…”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白敬亭从来做事没什么耐心,可是独独是在哄王嘉尔这件事情上颇有道义。耐着性子软磨硬泡,放下白爷傲气的脸面甘言蜜语。
王嘉尔到底年纪小没见过场面,没几分钟败下阵来。双手捧起白敬亭的脸,两条不安分的脚环住白敬亭的腰际,说道,“看哥以后还敢不敢不接我电话!”
“哎呦喂,不敢了不敢了…”白敬亭彻底投降了,整个人服服帖帖的躺在王嘉尔的身上,嘴里投着降。
王嘉尔高兴地翻身做主人,撑住床板翻身把他哥哥压在下面。下巴支在白敬亭的胸口,腰身紧紧贴住对方。
王嘉尔一遇见白敬亭就更得了软骨病似的,上床睡觉每每都贴着他。夏天不怕热,冬天不怕冷。
白敬亭把手扶在他腰上柔软的肉上,轻轻拍打,模仿着小时候哄他睡觉的模样。王嘉尔双手扶在他的胸膛上,使劲往上凑到他的脸前,对准哥哥的嘴狠狠地啃了一口。
白敬亭先是宠溺的笑,又怕他摔下去似得加大一分力握住他的腰肉。这一掐反而让王嘉尔笑出了声,还一边笑一边含着白敬亭的嘴唇胡言乱语,“哥…痒…”
白敬亭没有松开放在他腰上的手,只是另一只手从他的发丝间抽过,扣住了他的后脑勺,方便了两人的接吻。此就王嘉尔也开始一心一意地同他接上了吻,啧啧的水声在四人寝的宿舍里显得色情无比。

—TBC—

评论(22)
热度(95)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