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白嘎)Move and kiss

#睡觉的学问系列
#骨科
#OOC

有过这种情况吗?你在睡不着的某个下午,躺在整张草席都在发烫的床上,脖子附近席子底下的某根稻草正在戳着你的脊梁,你的后背好像贴在火炉上而你却一动不敢动。那人的脑袋枕在你的手臂上,散落的碎发贴着你的皮肤随着风飘动让你发痒。而你却一动不敢动。他的手搭在你的胸口,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梦,身体不自觉的抽搐和握紧又松开的拳头让你发自内心的难受。你想要伸手去与他五指相扣,想让自己掌心的汗水和他的汗水相融,你想要把他的手指含进同样湿漉漉的你的嘴中,用你的温度去释放舒缓他的梦魇。而你却一动不敢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小心翼翼地挪动自己,一分一寸地靠近床头柜,指尖一点点接近柜子上的蒲扇,然后一把抓住。你紧张的偏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他,看着他紧蹙的眉头又慢慢放开,好像看着晴天里聚拢的白云慢慢融化。你把蒲扇放在一旁,扶着他的脑袋又慢慢地挪回原来的地方,途中他只发出一声软糯的闷响,像是在回应的“嗯”而你却好像又听见他在呼唤你的名字。你觉得自己糊涂了,也是,你整个下午都没有睡觉,现在的脑袋昏昏沉沉好像装了满脑子的他。于是你斗胆,只是斗胆地,轻轻地回应呼唤了他,“嘉嘉。”你说。
你从没这么叫过他,怪肉麻的,要是他知道了一定会笑你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想到这里你腼腆的笑了 ,久久的含着微笑看着天花板想象着白云形状的他会是以什么姿态漂浮在天空中。
你拿起旁边的蒲扇,上面还有叶子的清香,放在鼻子上更是浓厚,扇出来的风也是,清凉的甜蜜的。你开始扇风了,房间既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苦了你这个人力发电机,但是,没什么的,你喜欢腻腻的感觉,像是两个人两块冰要融化在一起。刚开始你还不知疲倦的重复着机械性的动作,后来你的思想越来越混乱,你由怀里的男孩想到了夏日的冰茶,想到了光着脚走在沙地里,想到了鹅卵石上透明的游虫,想到大海,想到海潮、海浪、海水拍打着岩石激起的泡沫浪花,浪花又卷成了太阳,卷成了葵花,卷成了他。然后你睡着了。
多久呢?久到垂直在空中的手臂慢慢掉落,落在床榻,久到蒲扇砸在地上你在惊吓中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个世纪。再睁开眼已经傍晚,闷热的房间依旧闷热,只是仅剩的夕阳抓在阳台的花盆边缘,在瓷砖上摇摇欲坠。你偏头查看他的情况,几个简单的动作伴随着刺痛和麻木,你意识到你的手臂已经被充军了一整个下午。而你唯一的,最重要的财产——正甜蜜的窝在你的怀中,婴儿似的紧闭双眼。你笑出了声,虽然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你翻了个身,侧躺着把他真正地拥进你的怀里。你好像一个下午突然长出了胡茬,用下巴摩挲他的头顶,从发旋到额前。你偷偷地,怀着一股接近小人得志的心情,蜻蜓点水的吻了吻他的碎发,他的眉头,他的耳朵尖。
在他醒来前,在他醒来前…你想着这些就迫不及待的又谨慎的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吻,这是标记,一个不能被当事人知晓的标记。
他醒了,唔得一声,像只奶猫,收紧脚掌把自己团成一团,于是你不得不把自己拥抱扩大,扣住他的膝盖,慢慢往下,摸到他的脚踝,然后是脚掌,他的脚趾,你突然恶意地捏了一下他的小脚趾。他笑着想要挣脱,于是你又抓住他的整个脚掌,握在怀里,慢慢按压。
“嘉嘉…” 你把脸窝在他的颈窝里,神情恍惚地以为他还在昏睡时间依旧停留在正午,等你意识到自己的情不自禁时,抬起头对着男孩睁大的震惊的眉眼,你却一动不敢动。
“你再叫一遍?” 他闪烁的眼神无比期待,攥着你的衣领的手紧张的发红。你伸出那种抓过他的脚的手,扶住他的腰把他更加拉进自己。两人之间的空气仿佛停滞了流动,呼出来的气息无处可去又再次进入彼此的身体。搂在腰上的手有条不紊的抚/摸他的后颈,摸过上面整齐的寸发,你注意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脸上出现不正常的潮/红。
“嘉嘉。” 你贴着他的耳朵,在耳边呼出两个字的热气。你觉得你赢了。
你突然想起来了地上的扇子,没有警告的突然支起身体想要去捡起蒲扇,结果却被他死死拉住你的衣角。“你要去哪里?” 他整个人都红透了,又像桃子一样软,看起来亟不可待的想要从桃树上掉落,被你吃掉。
你捡起地上的扇子,在手上摇了摇向他示意。假装轻松的不在意他的不正常。 其实你也忍不住的想要啃咬一口他软嫩多汁的果肉,你是偷桃人,你是偷走他未成熟的心的人。然而,你却一动不敢动。
你的眼皮在跳动,沉默的空气里你看着他的眼睛逐渐湿润,你的眼皮在急促的跳动,快的好像连心脏的那一部分也要夺走。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是你往后挪了还是他向前冲了,你们纠/缠在一起,砰地一声砸在床板里。你害怕的去确认他的头,他却笑嘻嘻的握住你的手和你五指相扣。
你们接吻了,没有章法的,只是狂(ฅ>ω<*ฅ)乱的交换着呼吸和唾ⅡⅡ液。你看着气喘吁吁的他,突然好想把他溶在树脂里,做成眼球的形状,代替你一刻看不见他就无用的眼睛 。你含住了他另一只手的手指,用舌☆头 确认每个指缝,每个皱纹。用温热的口腔去抚慰他的冲动,却听见他更加急促的呼吸。
你松开和他相扣的手,捧住他的脸颊亲吻。从湿润的嘴唇,到人中,鼻尖,眉心,双眼,眼角,耳朵。你吻遍了他的整张脸,恨不得用舌头数出他的睫毛。
“白……” 他想叫你,又被你夺去了舌头。
“嘉嘉,嘉嘉…” 你一遍一遍的重复,闭住眼睁着眼,亲吻的时候不亲吻的时候,直到他的脸红到不能再深下去的地步。
“嗯…”你听到他羞怯的回应。
啪嗒一声,一只熟透的桃子落在松软的泥土里。

前两天在室友的提醒下看了拜冰 jio得阔以所以又想写了
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我争取也写出来,最近考试没办法写很多 攒不住怕以后给我删了就先发了
所以…有朋友产粮吗??写了我打印出来朗读啊!

评论(9)
热度(27)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