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我的镇子被老年和疲倦占据,从我生命的一开始就是。我曾经试过把他从没有年限的沉睡中唤醒,我确实试过,在比较早以前的08年,我走过镇子上每一个巷道,摸过每一堵墙,我失败在没法把自己渺小的生命力注入到其中去。十年过去,我也变得年老和疲倦。今天我再次在酷暑中走过这座镇子,站在孱弱的桥上遥望南方几座连绵的矮青山。我的外公就葬在那里,还有我的太太,我的曾太太,他们都在那里。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去,但我曾经也想过,或许他们的魂魄其实已经去到更加遥远而自由的地方了,这样很好。福克纳在《野棕榈》里提到的“记忆要是存在于肉体之外就不再是记忆,因为它不知道自己记住的是什么;因此,当她不在了,一半的记忆也就丧失,而要是我也不在了,整个记忆都得终止。是的,他想,在悲痛的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我选择悲痛的存在。”这很好,以绵延痛苦的存在胜过了一切。生活的苦是吃不尽的,所有的苦闷都来自我自身的软弱,无论是感到孤单还是忧郁,这些我都能妥协接受。我认识到如果我以痛苦的姿态存活下去,存在在我脑海中的那份回忆也会随之更加弥足珍贵。我没有违背“never compromise”的信条,我还在坚持,以另一种方式对抗生活的苦闷。

评论
热度(2)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