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pray to my angel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his name is castiel

飞思(伉俪)

*face
*ABO
*单亲大林爸爸X育儿师小朴

我们的出生伴随着疼痛,但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伴随着过于新鲜的空气进入鼻腔引起的第一次呛咳为父母带去的喜悦是我们第一次为他人带去的快乐。

不是件容易事,真不是件容易事。
林在范转转脖子疏松紧张的筋骨,看着在商场狂奔兴奋的大叫的儿子万般疲倦。想着几个小时就不该心软答应儿子陪他出来找朴珍荣,现在人没找到只好在商场里瞎逛。
就应该把他交给他妈妈。
心里赌气的这么想,脑海里掠过前妻的面孔他又开始心烦意乱。孩子还不懂事不懂得什么叫做离别加之他妈妈会每个礼拜来看他,不会每天吵着要妈妈。但是,林在范作为一个多情的成年人,看着孩子无忧的快乐面相,心里还是郁闷压抑。
“爸爸!”孩子的叫声把他拉回现实。他吃力的循着儿子的声音看过去,不远的地方他的孩子正紧紧攥着一个男孩的手,兴奋的上蹿下跳,向他招手叫他赶快过去。
儿子的声音很洪亮,他瞬间考虑一下要不要给他报个美声的辅导班,但很快发现商场里来来往往的人正因为儿子的叫喊纷纷侧目,他只好先抛下这样的念头快步走去儿子还有那位少年的身边。
那位少年应该就是朴珍荣了。他穿着干净的衬衣,就连纽扣也规规矩矩的扣到顶上一颗。休息挽到手肘,露出白皙的小臂。外面套着围裙,围裙不干净,沾上了些泥巴还有五颜六色的涂料,于是林在范注意到少年手上突兀的彩色,应该也是颜料留下的。
林在范很快闻到朴珍荣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不是特别地有侵略性但是非常的清晰,只是小孩子比较难闻出来。看来朴珍荣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同小孩工作总比同一群Alpha和Beta要来的没有竞争力。
少年非常礼貌的朝他鞠躬,鞠躬的角度也恰到好处,既显得礼貌又不会让人堂皇。
林在范对于朴珍荣的印象非常好,他伸出手表达了现代人的问好,“你好,我是小林的爸爸,林在范。”
他确实思考了片刻要不要递出自己的名片,但是看着朴珍荣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怕朴珍荣觉得太公式,他还是决定还是不要了。
朴老师回以淡然的微笑,客套的介绍了自己,告诉林在范,“我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看见小林在道中间玩,旁边没有大人,有辆游玩车经过看着玩撞上去了就过来拉了一把。”
林在范听了大惊,匆忙的拉回孩子护在身边检查有没有受伤,慌忙之下听见朴珍荣细而温柔的声音,“没事的林爸爸,我检查过了小林没有受伤。”
林在范把小林抱在怀里,小声地给孩子道歉,但其实他真正觉得亏欠的不是对于孩子本身这个具象的存在,而是对于自己“父亲”这个抽象的身份没有尽到责任的愧疚。
朴珍荣看在眼里,等到眼前的人从愧疚里抬起头来重新牵起儿子的小手并且整理好衣容对自己说,“太抱歉了,再课堂外还要麻烦您。”伴随着正式的90度幅度到位的鞠躬,朴珍荣想笑不好意思笑,憋的发慌。心想着这爸爸太可爱了,要抛掉林在范这身人模狗样的西装重新审视他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带着各自的自私,惶恐,愧疚,惊喜,暗含着各种暗流的第一次飞思to飞思。

一次见过之后林在范总是时不时想起朴珍荣,有时是在公司的文印室发呆,朴珍荣的脸突然跳进脑子,资料不小心就复印了双份。有时候是在煮菜,出神被锅烫了手又挥不去他那双让人过目不能忘的眼睛。他不确定对方会不会也这样想自己,毕竟他不是优秀的让人难忘的类型。
于是他决定不再忍耐,主动去见朴珍荣,打着带孩子的幌子。

林在范牵着儿子来上课的时候朴珍荣正在埋头手把手教另一个孩子画画,从果香的颜料里抬起头来,瞧见了依旧打扮整齐的林在范。

第一次见到林在范的时候,虽然看不见大林脸上的表情,但朴珍荣对于他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服帖的头发和有条不紊系好的领带,至少是个明白人。第五次见到林在范是在他家,杂乱的头毛和前头衣摆扎在裤子里的居家服,像只暴躁得马上要跳起来的野猫却又不得不装作温顺。
他一直希望真正的爱情能够像老旧的译制片那样热情含蓄,第一次真正见到林在范的眼睛时他大胆地对大林表白,“林在范你知道你想谁吗?
茜茜公主。”
是的,我的茜茜公主。

第七次约会时候林在范约他出去吃牛排。特意挑了平价的快餐厅,人来人往的带走牛排滋滋升起的烟气。
朴珍荣抬头看着林在范,这是他进了餐厅后第二十一次用手帕擦汗。他今天还是穿了西装,白色衬衫外面套着看起来厚重闷热的黑色外套,给人看一眼再看外面白晃晃的街道能看到黑色耶稣的幻觉。
朴珍荣是个非常容易阴郁的人。有时候受坏天气影响,有时候见不得麻烦事,有时候甚至不受控制。等到林在范第二十二次拿出完全揉皱的手帕撩起刘海擦汗的时候,他的心情开始变得不美丽了。整个约会突然变得滑稽,好像美国八十年代胶质画感的喜剧,张嘴说句话还能听见来自外面的重复频率的观众笑声。
这一次不怪林在范,一开始这个恋爱就不是公平的。朴珍荣总是习惯因为自己是Omega而妄自菲薄,林在范关心他的感受很容易变成迁就。拉拉扯扯的,朴珍荣习惯了在这段关系里酸里酸气。

小时候父亲把他放在摩托车的后座带着他骑遍他们住着的小城,路过的红灯区。是真正的红灯。暗幽幽的红色,不是大红,不是粉红,是在调色盘上不小心黑色与红色相融得来的红。坐在车上,风从耳边划过,好像都能听见那些挂在门口招待女郎头上泠泠作响的风铃。
招待女郎大多是Beta,少数的才是Omega,少的几乎没有。这是他上了初中道听途说的。记忆里那些坐在门口的招待女郎总会时不时浮现在脑海里,他们像慵懒的大猫瘫倒在躺椅上等待像他们一样孤独的游魂。

对于人类的恐惧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确切的朴珍荣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在父亲的其中一只大猫爬上了他的床。
“小弟弟,以前听你爸爸说他有个Omega的儿子,今天见到了真的很了不起呢。”黑暗中的Beta伏在他的身上,蜘蛛般的四肢缠住他,“我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还是雏的Omega。”
他惊恐的呼喊父亲,却得到无情的耻笑。
“喊吧,喊吧,估计你爸爸来了我们来个三人行。”说罢要拉去他的裤头。他还是不依不饶的乱哄乱叫,Beta不耐烦粗暴的连同他的鼻子嘴一同捂上,在窒息的幻觉里Beta的脸孔慢慢陷入黑暗,复而消失不见。

最后Beta还是失败了,他的父亲良心未泯,跳出来解决了兴头上的大猫。但朴珍荣得了奇怪的病——他瞧不清人的脸了,甚至是他自己的也被打上了重重的马赛克。浴室里的镜子再也派不上用场,朴珍荣也不会再像青春期的男孩一样,在洗完澡之后偷偷的躲在浴室研究自己的脸孔了。
朴珍荣决定不再繁衍。
他不知道从自己肚子钻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怪物。

但是见到林在范的时候,很多东西都变了。比如商场里恶俗的伴奏突然变得悦耳抒情,比如朴珍荣从不出手汗的手突然开始疯狂的分泌汗水,再比如朴珍荣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四溢。
那是第一张有史以来他看得清五官的脸。大概是好多年没有见过人脸了,他觉得林在范的脸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最帅气的了,没有之一。

林在范第八次约他出去看电影。
朴珍荣苦恼地盯着墙上的时钟,脑子里在想些怎么回绝林在范的邀请。这不怪林在范,从上一次约会开始,他就觉得一切开始变得怪异。他开始频繁的拒绝林在范的约会邀请,就连林在范来见他,也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话。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来扭正自己歪曲这么多年的自卑和对社会关系中强者的恐惧。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的时候开始,大家都憧憬着成为“特殊”的。就比如从一盒薯条里没有人会偏爱最细最小的。

自他拒绝林在范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小林同幼儿园的孩子打了一架。

“你还说你没做错?不就是说你没有妈妈吗?”话脱出口林在范雷击一般的肃立。
小孩最怕什么——尖利的东西。银针,笔尖,吊兰的叶子。很多没有情感附带的,冰冷的东西,还有比如尖酸刻薄的话语。
小林的眼泪刷的就流下来了,林在范想要帮他拭去却被重重地挥开了。独自跑回卧室,重重地摔上了门,巨大的声响过后回复了让人窒息的平静。
林在范是愤怒冲昏了头脑,他自己原本的境地也同小林一样,甚至比他还要糟糕——他的母亲,生出他之后就离开了。所以林在范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他好像一个包袱被丢到人间,顺着河流而下被父亲捡到,他深知单亲的家庭的道路有多难做。
但现在的他一旦拥有了幸福的资本,拥有了家庭,自己的孩子,便抛开一切,他的父亲,他的出生,他的悲痛过去,通通忘掉了,留下一个涂着幸福的脆皮壳。

很多事情因为他故意安排的忙碌行程压垮而忘却,现如今纷纷记起来。他想起了为什么母亲离开自己,为什么和前妻离婚,为什么朴珍荣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
林在范合上眼,黑暗中浮现出一双前妻绝望悲痛的眼睛,儿子委屈落寞的眼睛,朴珍荣倥侗柔情的眼睛。
朴珍荣。
他又想起朴珍荣了。朴珍荣是快乐的抑制剂,却又是痛苦的解药。他对于朴珍荣的过去一无所知,但是就是这样虚无缥缈的无知不断的引诱他。撇去他Alpha的身份,性子底部还有更深的本能告诉他趋向朴珍荣。

到了晚饭点儿子的房门依旧紧闭,他去敲门没有人回应,他只好给朴珍荣打电话。
电话里两人丝毫没有提及之前的事,林在范语气诚恳又掩盖不了的急切打动了朴珍荣,更是对于小林健康的关心,他很快就赶来了林在范住的公寓。
听见按响的门铃,林在范从儿子卧室门口的墙角跟里站起来,脚掌已经麻了,一瘸一拐的去开门。朴珍荣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骑着自行车赶过来,风吹的刘海竖起来也没来得及整理,鼻梁上的眼睛也还没来得及摘下,鼻头出了许多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一边喘气一边从林在范手边空出的空间进到玄关,低头拖鞋平复呼吸,听见林在范难得用乖顺的语气向他报告,“他把幼儿园的同学给打了,我教育他不小心过火…”
朴珍荣听着隐隐地不对劲,抓住重点问他,“你说他什么了?”
前些日子里,朴珍荣已经渐渐能够看清楚林在范的脸了,这是他很多年来第一次能够看清楚一个成年人的面孔。他发现原来成年人的表情比孩子更加的细腻复杂,比如现在他面前的林在范——揪着眉头低头看着地板而不敢正视他,时不时抽搐皱起来的鼻子表达他的为难。
“我说她妈妈不要他了。”林在范彻底吹下脑袋,只给朴珍荣看自己的头旋,心里忍不住地想到朴珍荣此时可能出现在脸上的嫌弃鄙夷的表情,再逼自己回忆儿子对自己彻底失望后的眼泪,心里头一万遍的斥责自己去死。
朴珍荣真觉得林在范该去死。做父母的,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抛下自己的孩子,更不该在孩子脆弱的时候捅上一刀。林在范交代事情的一句话短短几秒钟里,他的脸再次暗淡下去,一瞬间变回第一次见面时同路人没有区别的黑暗——朴珍荣再次看不见林在范的脸了,特别的存在消失了。
尽管朴珍荣现在很失望,但是总归他还是来了,为了小林也不能现在摔门就走。于是他一句话没说,没有理会林在范的自责兀自走向小林的卧室。踢开门口冷掉的晚饭,他敲敲门说道,“小林是我,朴老师。”
房间里床来慌乱的脚步,提提踏踏的从房间的另一头到了朴珍荣所在的门前,小林此时应该是在卧室的门口,同朴珍荣隔了一扇门。
再次安静下来,朴珍荣清清嗓子劝说,“小林,是你爸爸叫我过来的。你先别不开心,我也不喜欢你爸爸,但是爸爸再讨厌他也还是爱你的。小林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比喜欢多那么一点点。”门后传来小林奶声奶气的回答,“可爸爸不好!他不要我妈妈了。”
“不是你爸爸不要妈妈了,是你爸爸妈妈换了个方式喜欢对方。他们现在不在一起了,但是他们的心还是和对方还有小林在一起的。”
“可是幼儿园的同学都说我妈妈是不要我了,因为我才和爸爸分开的,我也想要妈妈。”孩子的请求非常简单却又非常折磨成年人。他们以不同大人的方式生活,不同的逻辑思维,不同的爱情观。
“才不是。小林,这不是你的错,这从来不是你的错。你可以去告诉你的同学,你妈妈每个礼拜都会和你一起睡觉,给你削苹果,带你来上我的美术课。你妈妈永远不会不要你的。”朴珍荣说到这里回头看到现在楼梯口的林在范,他看不加林爸爸的表情,林爸爸不敢正面回应他的眼神,两人的神色暗淡。
“那老师能和我爸爸在一起吗?爸爸没有妈妈很寂寞”小林问他,同时朴珍荣趴在门上听见小林扭开门锁的声音,“我看的出来,爸爸他喜欢老师,不对…爸爸他爱老师。”
朴珍荣不敢打开已经旋开门锁的门,更不愿意回头看林在范他看不见五官的可怕的面孔,恐惧这开了门就要回答小林的问题,那更像是小一号的林在范的哀求。他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趾一步步走向林在范,告诉他,“门已经开了,去吧。”说着径直地向前走,想要马上逃离这个地方。还没迈开步子就被林在范拉住手臂寸步难行。
“真的不打算给他(我)一个交代吗?”林在范小声的问,但随后松开了手,他也恐惧朴珍荣本身的恐惧这个问题的答案,“never mind.”他说。
朴珍荣再次迈开沉重的步子,走几步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听见小林询问林在范自己去哪了,听见林在范告诉他老师已经回家了要他好好吃饭,听见林在范说他爱小林,听见小林把脸埋进林在范的怀里嚎啕大哭。
最后安静的关上这户人家的门离开。
门锁咔哒一声,朴珍荣再次置身黑暗。

林在范已经不是年轻的小孩,不是事事由着自己,可是心思顺着浪漫的图景走时时挂念着朴珍荣这个小孩。小朴才是真正的孩子,年龄意义上,心思意义上。虽然不大能让林在范琢磨透,但是人赤条条的生来,满怀心思的存在,不能不留痕迹。
林在范虽然安慰自己小朴和自己还是在掌握之中的,但是自己临着去林老师的课堂假装幼童蹭课十来次都被视而不见,心里还是越来越急。
第十一次去见朴珍荣的时候,梳不顺的头毛还有不贴身的西装都让他万分烦躁。人因为“扰乱孩子课堂”的缘故已经被拦在门外,他趴在玻璃门上,张望着里面的情况。朴珍荣今天围的是蓝色的围裙,刘海乖顺的伏在额头,眉眼弯弯,偶尔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孩子们的情况。不经意之间瞥见趴在门上哈气的林在范。
很难想象一个衣冠楚楚穿戴整齐的职场精英嘟着嘴,鼻孔无限放大的样子。滑稽,非常的滑稽。但是让人欢喜。
自从认识林在范他的心思情绪就开始变得飘忽不定,一会儿不愿承认这个人的存在,一会儿巴不得见到那个人那张蠢脸。
他从没有这样过,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头一次感受到身不由己的思念与痛苦相夹的煎熬。
身边的小林画了一幅全家福,拉拉他的袖口引起他的注意。朴珍荣认真的低下头去欣赏。
孩子的笔法非常的幼稚,没有章法的笔画用蜡笔夸大,房子的屋檐飞上了蓝天。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全家福惯用的标配的绿草地上的一家人,抽象派长相唯独眉尾两颗标志的黑痣认得出是林在范,还有另一个人,更加滑稽的长相——同他一样的眼睛,和他一样的蓝色围裙。
朴珍荣哭笑不得,苦笑着问小林又指了指外面的大号小林,“这是你爸和你,那那个蓝色的是谁。”
小林笑起来和他爸爸一样,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就是你啊,妈妈。”

十一

朴珍荣听了小林的的话满脸不可思议回头,他知道这话铁定是那个老不正经的大林教的,正打算用凶狠的眼神对峙,却看到伏在门玻璃上哈气的大林用手指在水雾上写下一串蹩脚的正反不分的“I love you.”,以及他攥在手里晃来晃去明晃晃的戒指。
大林在说:“嫁给我吧。”

——————————————
my 话:

原谅我蹩脚的谐音,飞思=face.
第一次写abo,不大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指出来我会改(尽力)。
排版依旧不会做,给看的累了各位道歉。
第一次飚到5000+,还在兴奋中。

评论(8)
热度(136)

© 安定 | Powered by LOFTER